江苏省海绵城市建设交流会暨中澳水敏型城市峰会在昆山开幕

2019-04-10 21:42 来源:网络整理
   “暴力梅”卷土重来,江苏省内多个城市再次并发内涝现象,被迫启动“看海模式”。怎样助城市告别雨天“看海”?7月1日,江苏省海绵城市建设交流会暨中澳水敏型城市峰会在昆山启幕。澳大利亚蒙纳什大学向江苏分享了先进的治水经验。与会学者一致认为,水敏型城市不仅是指与水相关的基础设施的设计、建设和管理,还应该包括与之相关的社会系统,也就是指政府相关部门。目标是构建一个居民、水基础设施及其服务精密联系的城市,从而提升生活品质。
   澳洲经验:水敏型城市的愿景应普及大众
   建立水敏型城市,是为了解决面源污染给城市带来的水质问题。如今,水敏型城市的概念在澳大利亚越来越普及。历经近50年,澳洲的水敏型城市建设,已经从最初的理念到现今形成具有法律制度效益的指导性文件。
   澳大利亚国家工程院院士、蒙纳士大学Tony Wong教授在峰会发言中分享了水敏型城市的建设理念,他强调了一个观点:水敏型城市具有社会属性,政府应该主导将水敏型城市的愿景和概念直接引入到城市建设政策之中,市民也同样应该拥有与水敏型城市相适应的观念和行为。
   “园艺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可以选择再利用水,我将不再使用自然水。”在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的一项社会调查中,有居民表示。
   “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关注到这一问题,但他们参与其中却依然困难重重。”Tony Wong介绍,研究者们选取墨尔本和珀斯两个城市调研。结果表明,低收入者参与度更低,有人认为“水敏化”成本过高,“我喜欢用洗碗水和淋浴水浇花,但收集起来耗时耗力,前一阵子,我观望了灰水回用系统, 但买不起。”
   江苏实践:海绵城市建设需要跨部门的合作
   所谓海绵城市,是指城市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干旱缺水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
   海绵城市在江苏推进有着良好基础,在国家明确提出建设海绵城市概念之前,江苏就已经将海绵城市建设要求融入到绿色建筑、节水型城市、黑臭河道整治等工作中统筹推进。镇江、苏州、昆山等地建设了一批具有示范意义的海绵城市建设项目,也在尝试和探索中不断总结提高的经验。
   “关于海绵城市的推进,很多技术性的想法,在科学的领域可以行得通,但由于跨部门、跨领域、跨学科的协作有障碍,而最终被耽搁。”东南大学-蒙纳士大学海绵城市联合研究中心主任、土木工程系教授傅大放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举了一个例子:原来溧水南门河附近的一处公园需要做园内的水域改善和生态修复,请他出方案。但因公园在建设中,归建设部门主管,而园内河水又归水利部门主管,两个部门沟通对接很难,最终没能做成。
   因此,傅大放认为,建设海绵城市,不仅需要政府前瞻性地做全城市规划,更重要的突破,在于跨学科的交融、跨领域的互动和跨部门的合作。政府内部首先应该打通管理的壁垒。
   成效:“海绵办公室”助力昆山“轻呼吸”
   昆山市湖滨路位于阳澄湖东,傀儡湖西,是苏州和昆山的水源保护地。湖滨路通机动车,因此极易带来重金属污染,雨水将道路的重金属带入傀儡湖水体中则会造成危害。考虑到湖滨路所处位置生态环境的保护的重要性,在道路改造中,昆山采用了生态草沟进行收集雨水,增设了雨水滞留反应器。初期雨水通过雨水滞留期节流后进行处理排放,可以有效降低污染物,保障了饮用水的水源地水质。
   而昆山文化艺术中心广场设计同样植入了海绵城市理念,将湿地注入生态功能。场地的雨水经人工湿地处理后,用于广场景观用水,实现雨水的资源化利用。
   昆山市水网密布,水资源丰富,是典型的江南水乡。2011年,昆山市率先与澳大利亚国家水敏型城市合作研究中心合作,研究关于减少雨水径流污染、雨水资源化利用、降低城市内涝频率等问题,并根据昆山实际情况,巧妙利用城市自我更新的过程和老旧基础设施升级来进行局部“海绵体”翻新,统筹开发雨水系统,避免资源浪费。
   取得成效,离不开行之有效的管理机制。昆山市住建局局长周继春介绍,在统筹管理上,昆山政府突破性地成立了“海绵办公室”,以市住建局、财政局牵头,协同环保局、国土局、规划局、交通气象部门,以及昆山水务等公司,成立了包括申报协调、资金保障、制度建设、建设推进在内的四个工作小组。政府小组之间相互协调,通力合作,大大提高了管理上的沟通效率。
   未来,昆山还将加强城市水系统、园林绿地系统、城市道路广场以及海绵地块建设。周继春介绍,“到2016年年底,各区镇将完成海绵城市建设实施方案制定工作,建立海绵城市工程项目储备。2020年,建成区20%以上的面积达到海绵城市建设目标要求,70%以上的雨水得到有效控制,面源污染得到有效削减,昆山的海绵城市建设将走在全省全国前列。”(魏薇)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